肥多日誌


我家和鬆獅特別有緣,先後有四隻在家中出現。第一隻養的狗,是流落在街被好心人救起的大頭,朋友輾轉介紹下我接手編收,後來大頭在街拐了另一隻沒主人的鬆獅回家,最後朋友收養了,大頭走了後,我又在街見到一隻沒主人的鬆獅,早上見牠伏在街邊,下午還在那裡便又接了回家,這一隻比較好彩,在百佳見到有人貼紙尋找,於是將牠送回主人手中。最後一隻,便是這個大都督了。 大都督也是一隻流落在街頭的鬆獅,由好心人帶回去照顧,再幫牠找新主人,那時還在傳媒工作,同事做了這個故仔,一見到相片立即被吸引,決定要把牠帶回家。那時很沉迷大陸劇《三國》,便替牠改了大都督這個名字,非常威風,我發覺大部分男性一聽到大都督便知道是甚麼,反而女性會有點惘然,第一次帶大都督去愛協打針,報上大都督之名,那個男職員便自己幫牠改了個英文名General以輸入資料,這是意譯啊!不過大都督的英文名是DoDo,點解呢?因為大都督用國語諗,都督二字很像Dodo嘛。 初來埗到的Dodo,要和兩隻大狗肥多肥彤相處,初時都幾惡,特別緊張食物,可能因為流浪過的關係,救牠的好心人說牠那時餓到肚中只有草和葉!有次我們在天台燒烤,Dodo一心等食,肥多只是在前面路過,Dodo卻突然發惡,咬了肥多個嘴一啖,真的有兩個血洞!或許慢慢Dodo也知道這裡不會欠食物,即使要覇頭位食美味零食,最多只是㗅一下趕人走,只出口再也沒有出牙了。但破壞了的關係似乎難以回復,和肥多只是淡淡相交,和肥彤則會扭打嬉戲,不過仍會辣㷫大小姐。 有一次出街,Dodo走了去一個有點高度的平台,其實只是位於斜路上一間屋的門口旁邊,高不到半腰,但不知為甚麼,牠偏要從這裡一躍而下,而且要揀肥彤經過的時候!結果一頭撞落肥彤身上,把肥彤推反了,肥彤氣得立即轉頭大聲狂抦Dodo,Dodo只好急步走人。事實上Dodo初來時的狠勁,很快便消失殆盡,有次誤入地盆狗群,只見牠耳仔貼着面慌張急步走回來我們身邊,完全是命仔緊要的樣子! Dodo是天生的搞笑高手,基本上做甚麼都很有喜感,例如沿斜路走下來,屁股大幅度的一扭一擺,看着就很好笑,想出街時,會彈彈下的走向你,完全像舞北獅那樣,我高度懷疑舞北獅就是參考鬆獅的動作!有次牠在兩架車的中間走過,那兩架車泊成V型,中間通道一邊寛一邊窄,Dodo由寛那一邊進入走到另一邊時其胖胖的身軀卻穿不過,但牠不會後退,一個大大的頭夾在兩車中間拼命往前擠,卻移動不了半分,主人只在那裡爆笑,最後要把牠往後拉才可令牠改變方向。 有時覺得Dodo不認為自己是狗,對街外的狗不理不睬,只對人有興趣,很會和人互動,經常用鬆獅獨有像哭聲的嗚嗚聲去引人注意,作出要求表示不滿。如果牠想出露台而門是關上的,牠會走去門前抓兩下,然後轉頭望着你,指示你去開門給牠。牠有一個心愛的小玩具,本來是一個有兩隻腳可站立的波波,但兩條腿被肥彤處決了,只剩下球身,這個波波有時會滾到櫃底梳化底,每次見到Dodo在櫃邊梳化邊抓抓再望望你,就知道牠要人幫手拾回波波,我們戲稱這波波是牠的兒子,問佢:「你個仔呢?」他便會周圍張望,然後找回個仔或示意在枱底要你幫手,萬試萬靈,總是知道個仔在那裡。 Dodo除了肥彤外,都不大喜歡和其他狗相處,隔鄰屋有一隻年幼但個頭很巨大的拉布拉多,不知為何見到肥多就會伏在牠腳下,好像在參見大佬一樣,有次這個儍小子趁亂走了上我屋企,又伏在肥多面前,Dodo竟然二話不說,走近就咬下去,不是狠咬,而是細細口的教訓般咬咬咬,咬到那小子呱呱叫敗走,笑死我。另外一個Dodo看不順眼的,就是常來我家渡假的鬆獅榴槤小姐,每次其主人要公幹或旅行,榴槤小姐就會到我家小住,每次榴槤一到,Dodo就會黑面,還擺出一副cool樣,平時活潑有趣撒嬌的動作全部收起,總是嚇得榴槤離開牠遠遠的,睡在路口,榴槤就不敢經過,有時榴槤犯了錯被我喝止,Dodo又會乘機上前陰濕咬,咬到榴槤呱呱叫,一點憐香惜玉之心也沒有。 都說鬆獅極忠心,只認一個主人,Dodo的主人是爸爸,每日換水餵食陪行街的我,相信在牠眼中只是阿四,每天只是追着爸爸討摸,然後是阿女,最後有空才來找我一下。甚麼時候會來討我歡心呢?就是我手拿零食的時候,才會乖乖坐下畀hand,平時呼喚牠,完全不理睬是常態,心情好時或許會搖搖尾巴,刻意把頭轉去另一邊是日常行徑! Dodo臨過農曆年前開始不舒服,有點肚痾和嘔,最大問題是不肯進食,帶去看醫生打針食藥後都沒多大改善,驗血後也沒找出問題所在,配方糧不吃,平時最愛的雞肉芝士排包都不吃,相隔數天,只肯食了點點蛋糕和煲湯雞肉,最後只好送牠入院做各種檢查,留院數天醫生說驗不出問題所在,建議轉去專科,去到專科再做一輪檢查也找不出可能的方向,要再做更侵入性的檢查才有機會查出原因,看着昏昏沉沉的Dodo,想起每次探完牠,牠望着我們掉下牠離去時的可憐眼神,帶牠見醫生時總是一個勁往門口逃走,便決定接牠回家好好過日子。 最初回到家還有點暈暈的,因為下了鎮靜藥以檢查,但已經感覺到牠回家的安心,我帶肥彤出街,牠雖然腳浮浮,但仍要出去行一下。睡了一晚,第二天精神明顯好轉,表面看完全沒有任何不適,悠閒地打呵欠伸懶腰,全屋周圍行,只是仍不進食。我們試着強餵粥仔,一天幾次,最初還吃得下一點,以為有進展,但逐漸會嘔出來,不大吸收,最後連水都不喝,要強餵葡萄糖水,不知是牠真的沒有太大痛楚,還是沒表現出來,直至最後都只是腳軟軟沒力氣,最後一天天氣很好,在露台曬了一天太陽,多陪了我們一星期,然後待爸爸上廁所時,靜靜的獨個兒離開了。 多謝陪了我們九年的Dodo,帶給我們這麼多歡樂,以後再也見不到你一蹦一跳的身影,去到彩虹橋那一邊,要和肥多好好相處,不要再吵架了,也去認識我們家的大頭、Bellbell、阿皮,熱熱鬧鬧的好好過日子吧。 喜歡這篇文章? 幫手「推」吓,分享給朋友吧!

我家有個大都督


肥多 1 comment
很多人說這個網站的名字怪怪的,其實肥多是我家狗狗,製作這個網站時,老公隨手拿了肥多一張咬着瓜不放的相片來說明,隨口說:「例如叫肥多咬瓜站⋯⋯」咦!夠特別喎,就此敲定了網站名稱。 昨天,陪了我們12年的肥多離開了,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好傷心⋯⋯ 肥多是很乖很乖的狗狗,還記得04年剛搬了新屋,第一隻養的狗大頭已去世,只剩下BellBell,於是想養多一隻狗,一直很喜歡拉布拉多,逛過有拉布拉多的寵物店都會多逗留,差一點在黃埔的Qpet買了一頭,後來再在西貢的Qpet遇上肥多,那時牠已半歲,個頭已不小,一直沒有人把牠帶走,職員讓牠離開狗籠,牠立即開心得繞着店舖跑呀跑的,肚子大大的牠令我一見鍾情,就决定帶牠回家。(補充一句,肥多是我養過6隻狗狗中,唯二是買回來的,其他不是被人遺棄要人領養,就是朋友家中狗狗生了好幾隻毛孩,要找人認頭,另一隻是在旺角寵物店買的小沙皮,肯定是不良狗販,帶回家一個月左右就走了,所以以後一定絕對落實肯定立志不會再買狗,以免造成更多不幸。) 肥多被我抱上車時,還一臉擔心的看着店中職員,但回到家很快便適應了,BellBell沒有蝦新仔,最搞笑是半歲大了,原來是不會行樓梯的,探索屋企時一直往上爬,直至到了天台,竟然只會上不會落,要呼叫拯救隊出馬抱落山,好幾天後才掌握落樓梯技巧。 隨着阿女長大,要求要自己的狗狗,於是從朋友家中接走肥彤,因是混種拉布拉多,又是女孩子,便笑說是幫肥多娶老婆,要跟肥多姓肥,阿女本取名彤彤,但被我們喚作肥彤。肥多又真的把肥彤看作老婆般,老是讓牠護着牠,肥彤可以用舌頭撬開肥多的口看牠在吃甚麼(女人的舌頭真不簡單),肥彤犯了錯被我責罰,肥多又會擋在我倆之間,好像在說:算啦算啦。如果不是食飯食得快,肯肯定會讓肥彤搶走飯餐。 肥多不單在家寵老婆,外出時又發揮老公的角色,保護老婆。以前我放狗的路上,有時會遇到一隻啡色唐狗自個兒在外,是某戶人家把牠放出來,讓牠自行行飽去埋廁所,不過那隻狗是會攻擊其他狗的,本來我不太在意狗狗互吠互凶,甚至稍為開片,但帶攻擊性的狗,主人竟放牠自行出來不管理,實在太過,已不止一次追咬我家三條狗,我也會帶條竹枝驅狗(太幼,基本上沒攻擊力)。終於有次那條狗竟敢惹肥彤,肥多立即撲出來咬着牠的口鼻,肥彤則扯尾,我呢,一邊叫:放口呀放口呀!一邊用竹枝趕牠(其實好像是肥多咬住佢),主人加兩狗夾手夾腳對付,其實那狗狗也挺可憐,可惡的是其主人,經此一役,那狗狗就再沒找我們這一家的麻煩了! 在外威風,在家鍚老婆外,面對主人,又變成愛撒嬌的小孩子,常常覺得牠在說: 愛我啦愛我啦,有時在工作在打機,牠會用頭頂你的手,叫你寵牠,不論你是在梳化在床上,牠就把頭擱在旁邊,好讓你摸摸牠的頭,以得到更多更多的愛,牠是愛的黑洞,永遠不夠! 近兩年發現肥多體力大不如前,後腳關節出毛病是拉布拉多和金毛這一類狗的通病,想不到最近由醫治腳痛,演變到影響了腎功能,再發現脾臟應有腫瘤,情況急速轉壞,不能說完全無心理準備,畢竟牠年事已高,但面對分離,依然是那麼痛,醫生建議讓牠舒服走,我還是把牠接回家再好好話別,那時肥多已差不多行不到了,第二天見牠每一次呼吸都要用力,舌頭也很蒼白,不大肯食東西,只吃了點雞肉和乳酪,也不知是愛吃還是繼續做乖乖狗,勉強吞下我餵到口邊的食物,這時我知道是時候要放手,肥彤好像也有感應,不斷舔肥多耳朵,唾液甚至令肥多的耳仔變成硬硬的,就這樣,送了肥多去彩虹橋,也許BellBell會來接你,素未謀面的大頭不知是否也在呢?如果有投胎,你這生這麼乖這麼愛家人,積下的福一定可以搵主好人家!有好路數就不要等我了!   喜歡這篇文章? 幫手「推」吓,分享給朋友吧!

這就是肥多咬瓜


大都督
家中三條狗,兩隻是拉布拉多,一隻是鬆獅,雖然都是狗,但就好像是兩種不同的生物。 先說食的,三個都貪食,但肥多和肥彤這兩頭拉布拉多犬,除了狗食之外,亦很喜歡的生果和蔬菜,每次切生菜,牠們都會守在一旁,等我掉個生菜頭下來,鬆獅大都督見別人吃得那麼高興,也來湊熱鬧,但給牠生菜,牠聞一聞便會再抬頭看着你,好像說:「唔係化,佢兩個咁high,就係食啲咁嘅嘢?你呃人!」直至分完生菜散場,牠才會苦着臉吃下那點點生菜。 至於橙同蘋果,肥多和肥彤一樣喜愛,每次食橙,肥彤一定緊緊跟着我,用最渴望的眼神望着我,如果我不理會,牠又會轉換姿勢,總之一定要引起我的注意,以求分一杯羮。最近大都督也有一點點同化的迹象,如果吃的是蘋果,分一角給牠,牠也會吃得津津有味,當然旁邊那兩位,會以十倍速度KO大半個蘋果! 至於睡的,可能拉布拉多是短毛狗,肥多肥彤都喜歡睡軟綿綿的墊,如梳化、地氈、舊窗簾之類,冬天特別明顯。長毛的鬆獅大都督,一般都只是隨便在地上一躺,擺一個燒乳豬的姿勢(這個pose,肥多和肥彤都從來沒擺過),最後再打橫躺下來。最近買了兩個軟綿綿的狗窩,肥多肥彤常常搶着睡,身體一捲與那個窩完美配合,睡得舒舒服服。而大都督呢,最初完全沒興趣,直至有幾天特別凍,牠終於走去試睡,但就是轉來轉去都找不到舒服的位置,尷尷尬尬的最後睡在一則,看的都覺得不舒服!   喜歡這篇文章? 幫手「推」吓,分享給朋友吧!

文化差異



    今日一早,大都督在露台吠個不停,噢,說不停是不準確的,牠相當有節奏,吠一會,小休一會,又再吠,再稍息。 到底為了甚麼?在露台以大都督的視角看一下,疑犯現形了!原來是前方鄰居花園綁了個小黃鴨氫氣球,最奇妙的是小黃鴨在空中隨風輕飄,一會兒在牆角現身,一會兒又躱在牆後,果然好可疑呀!後來放狗是繞到鄰家花園正面,嘩,一花園都是小黃鴨氫氣球,好不熱鬧,想來是有小朋友要開生日派對,Happy Birthday!不過我家大都督卻擔心了一個下午,老是伏在露台監視疑犯,以防小黃鴨作反,我們關上露台門,大都督立即嗚嗚叫抗議,因為疑犯還在外虎視眈眈呢! 其實大都督都算是稱職的家居守衞,每次有朋友來,牠都會守在門口逐一檢查,有次朋友T小姐入門口時,為了防止大都督闖出屋外,用身體擋着牠,便被大都督記住了,不止那次吠她,T小姐再來玩,大都督竟還懷恨在心,一直追着她來吠,告訴她:你唔係我個FD,我只好拿些狗零食給T小姐賄賂大都督,果然自此T小姐成為了大都督的轄准人客。 不過每星期都來幫手執屋的鐘點姐姐,即使付上買路錢,大都督都依然要追着來吠,害得鐘點姐姐膽戰心驚的,可能因為她每個星期都吵着少爺仔午睡,所以賄賂只是心理賠償,一樣要吠你。 喜歡這篇文章? 幫手「推」吓,分享給朋友吧!

可疑的黃鴨仔


我家三隻狗三種不同性格,看牠們對待自己的飯兜便可略知一二。 肥多是大少爺,行出街會照顧老婆肥彤,不會被其他狗欺負,在家怕老婆,被老婆恰;肥彤在家是覇王,可以從肥多口中搶食物,連新仔大都督也怕了牠;大都督初來時都幾惡,後來已聽從大少奶指令。 開餐時更搞笑,每人一個飯兜,肥多永遠是最快食完的一個,因為如果肥彤來搶,牠一定會讓給老婆,所以唯有以超快速度清空飯兜,盡快落肚以保護自己的飯餐。 至於肥彤,吃得沒那麼快,但吃完自己那兜後,一定會去巡視其他飯兜有無剩餘物資。但這個時候,大都督多數都仍在努力中,所以肥彤會伏在門邊等。 好了,到大都督了,鬆獅果然乜都慢過人,食飯也是,有時食兩食覺得沒甚麼好食,還會用個頭不斷頂飯兜,把飯兜推去角落。被時我以為牠用行動告訴我飯餐唔好食,但後來我見肥彤鬼鬼祟祟想繞去大都督的飯兜,大都督會罕有地胡肥彤,反抗大少奶,捍衛自己的飯兜,我才知道原來牠推飯兜應是知道有狗在旁狗視眈眈,所以想把飯兜藏起來! 三隻狗果然三種性格。 喜歡這篇文章? 幫手「推」吓,分享給朋友吧!

飯兜的故事


家中有3條狗1隻雀,悠閒的下午,有時的確有好寧靜好和平的時刻;除了夜晚全屋所有生物都入睡外,平日多是吵吵鬧鬧的過日子,畢竟要4把口都合上,就像求公因數那麼有限。 不過像早幾天那麼混亂就比較少見。 事情發生在晚飯時間,老公跟我和阿女坐在飯桌前,面前是剛煮好的熱辣辣餸菜,不知何故,肥彤和大都督吵了起來,互相撕咬對打,其實兩狗也不是真打,只是在玩,但場面就相當驚天動地,又要吠又要胡又要咬,兩把口非常忙碌,當然還有肢體動作,翻翻滾滾追着對方的頸來咬,以制服對方顯威風,於是飯桌邊方圓一公里範圍立即成為戰場。 那邊廂肥多見到戰況激烈,生怕被牽扯進來,又或者是怕主人會責怪,慌慌張張的想遠離戰場,繞到飯枱的另一邊,逃走過程要經過在翻滾的兩隻狗,閃人過程相當驚險。 說時遲那時快,一向巴巴閉閉的肥粟,可能受戰爭場面感染,完全進入興奮狀態,一邊高聲叫囂,一邊低飛掠過飯枱上空(是的,我家鸚鵡沒剪翼還會放出籠),那一刻,真的覺得我家真的是非常家庭,怎麼食餐飯都會如此混亂吵鬧,荒謬感十足! 喜歡這篇文章? 幫手「推」吓,分享給朋友吧!

愛生事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