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7:直踩日本最東端食花咲蟹


納沙布岬花咲蟹

6/10/2018(六)

羅臼>北方領土館>風蓮湖>纳沙布岬>東根室駅>花咲灯台車石>屈斜路湖

屈斜路プリンスホテル

昨晚重新規劃行程,因為改了住宿地在屈斜路湖,所以打算先去一下原定行程的最初兩項,然後轉去湖區,行一轉摩周湖,雖然去過,但上次去因大霧甚麼也看不到。在房間吃了昨天買的麵包和杯麵(老公的)後,便出發了。向着第一站北方領土館進發,車程不到1小時。其實頭兩個行程都只是路過去一下的景點,不算特別,重點本來是之後的根室一帶和日本最東端的納沙布岬,這一帶才是北海道道東還沒去過的地方,一邊在車上和老公聊,一邊覺得可惜。忽發奇想,不如跳過所有不重要的景點,直接去根室納沙布岬,查一查車程,來回各兩個多小時,雖然辛苦一點,但不會浪費今天還算可以的天氣!就此決定瘋狂踩一轉!

路經北方領土館、風蓮湖

雖然說直落納沙布岬,但會途經北方領土館,就即管路過看看。北方領土館主要是展示被蘇聯覇了的北方四島歷史,是很小型的設施,在門口拍照後,入內主要是想借用一下廁所,見在窗後的嬸嬸看着我,有點不好意思,便入館看看,完全無料,但只是一些展板之類,繞一圈便離開了。原定會去的標津サーモン科學館,本來應該較有看頭,是講三文魚繁殖的,但要入場費,緊急行程下就直接飛走。

下一站有停車的是風蓮湖,冬天天鵝會飛來過冬,亦可看到300種野鳥,要參觀,可在道の駅 スワン44ねむろ停車,我們也在這裡稍為休息,上個洗手間,買些飲品,順便參觀一下,這才繼續上路,本來行程中的野付半島就直接跳過。

北方領土館

路過北方領土館,借用一下洗手間。

標津

路上見到這些黑白相間像大南瓜的東西,應是收割了的乾草。

風蓮湖

來到風蓮湖,這裡是觀鳥的好地方。

風蓮湖

可在道の駅 スワン44ねむろ停車,有食肆和洗手間,本來是計劃來此吃午飯的。

風蓮湖

基本上道の駅 スワン44ねむろ也是觀鳥中心,

風蓮湖

內裡有望遠鏡,可在落地玻璃窗觀察湖中野鳥。

日本最東端納沙布岬

風蓮湖後,便直直向日本最東端納沙布岬前進,根室市也不停了。不過中途也有一個點停了一下,就是探訪日本最東郵政局珸瑶瑁邮便局,打算在此寄張明信片回香港,但忘了今天是星期六,大部分日本郵便局都關門,只好望門興歎,繼續上路。

最後抵達納沙布岬,停車場無料任泊,這裡沒有最北端的宗谷岬那般強調自己是日本最北/東端,政治氣氛比較強,處處可見關於北方四島的東西。不過的確北方四島就在可見的海那一邊,即使今天天氣不是太好,依然清楚見到,最近的貝殻島燈塔只相距3.7km,肉眼就可見到。海旁有北方館 望鄉の家,不用入場費,也是有關北方四島的歷史,還有些望遠鏡,我清楚看到貝殻島燈塔破落的影像,相當傷感,本來這四個島都有日本人居住,被蘇聯覇了後都遺返回日本,對日本漁民的影響最大,因為那些島都和北海道很接近,大大影響作業區。

珸瑶瑁邮便局

日本最東端的珸瑶瑁邮便局,星期六關門,寄不了明信片。

納沙布岬

經過兩個多小時車程,中間稍為停車休息,終於在11點半左右到達日本最東端納沙布岬。

納沙布岬

這一邊可見納沙布岬燈台。

納沙布岬

納沙布岬和齒舞群島很接近,但在羅臼那邊,大大個國後島更顯眼。

納沙布岬

貝殻島燈台只有3.7km距離,相中遠處直立的便是了。

納沙布岬

立在海邊的四島のかけ橋。

納沙布岬

颱風到來之前的怪雲,配襯望郷の塔。

納沙布岬

望郷の塔要入場費,就沒有上去了。

納沙布岬

在寄不到明信片,但在納沙布岬的土產店門外,見到有日本最東端的郵筒,在店內買張最東端到達證明,連寄到香港的郵票共1200円,便可寄回香港了。

根室名物花咲蟹

去根室的人,都一定會食花咲蟹,最著名是根室車站前,據說整條街都是花咲蟹的食店,有不同價位的蟹供選擇,我們本來會住在根室市,便可去食花咲蟹,但現在濃縮了行程,見到在納沙布岬的食肆都可食花咲蟹,便決定在此食蟹當午餐,不用再停根室市了。這間食肆叫岬の駅,見門口寫着2000円一隻,印象中價錢不算貴,入內店主是位伯伯,非常友善,店中沒有其他顧客,伯伯教我們用售票機買了兩隻蟹,說要等20分鐘,便坐下邊休息便等待,終於兩大隻花咲蟹上場了,尖刺布滿全身的花咲蟹樣子嚇人,紅彤彤的很吸引,我們用食大閘蟹的方法,先用剪刀剪掉蟹腳吃掉,肉很鮮甜,比起大大隻的長腳蟹,蟹味強得多,但我那隻肉質較腍,老公那隻則實淨得多。來到戲肉,掀開蟹蓋,我那隻明顯失色得多,老公那一隻則有很多膏,食時有些膏還帶點冰,入口有點像雪糕,非常美味。

但現在回想,那些蟹應是事先煮好再冷藏,食時再解凍翻熱,應該是翻熱得不夠,幸好也沒有大問題,還相當特別!去根室,一定要試試花咲蟹,當然去集中地根室車站前最理想,今次的經驗是一隻勁好味,一隻差了點,如果有時間,我肯定會找地方再吃一隻。吃了一隻蟹有點半上不下,去隔鄰店兩人吃了碗拉麵和蟹湯,這才再次上路。

岬の駅

這就是岬の駅。

納沙布岬花咲蟹

花咲蟹大約像一個飯盒那麼大,全身都是尖刺。

納沙布岬花咲蟹

肚皮都有刺,但蟹肉味濃,吃到打開蟹蓋已忘了影相。

日本最東端車站東根室

本來在納布沙岬還有一項活動,就是看全日本最早的日出,但既然不住在根室,就沒機會看日出了,匆匆跑來,也就匆匆離開了。因為連花咲蟹都吃過了,就直接繞過根室市,去日本最東端車站東根室打一打卡。日本最東的車站不是根室站,而是一個無人的小車站東根室駅,輸入Mapcode(423 552 484*67),依指示駛入一條小巷,竟然盡頭就是車站,在站前空地停好車,就跑上月台拍照,因為一個人也沒有,可以隨意任拍,直到我們離開,才又見到有輛車來朝聖。

東根室駅

這就是日本最東端的東根室駅。

東根室駅

真的是無人車站,無職員也沒乘客,每天經過的班次都不多。

花咲灯台車石

因為去今晚住宿的屈斜路湖要兩個多小時,所以最遲三時多便要離開,時間已到下午二時,天色亦愈顯陰暗,立即前往最後的景點花咲灯台車石。根室附近的旅遊資訊不是太好找,我但找到比較值得一遊的還有野付半島等,要較花時間用散策的方式玩,而較到此一遊式而較有看頭的,就只有這個花咲灯台車石,是一個像祭祠時抬出來的大轎形狀的大石,位置在花咲燈台附近,去到停車場泊好車,首先吸引我的是半圓形很像花咲灯台車石的建築,原來是個洗手間,自然要幫趁一下,沿石級而下,一直在找車石,回頭一望,原來在身後,不過可能天氣欠佳,近看不及看相片那麼特別,柱狀岩石由中心散射出去,形成半圓形的大岩堆。看着海邊的風愈來愈大,天色愈來愈暗,也是時候回程了。

花咲灯台車石

外形像車石的建築,原來是洗手間。

花咲灯台車石

這個就是車石,總之看相好像很特別,現場看則比較普通。

花咲灯台車石

行去車石就要先經過花咲燈台。

花咲灯台車石

這一邊驚濤拍岸,不過好像即使不是打風,也是很大風的,本來這裡是明天早上的行程,即颱風吹向這一帶時⋯⋯

屈斜路プリンスホテル

回程沒有多停車,直接向着屈斜路湖進發,亦已開始下雨。這間酒店原來相當具規模,是Prince集團的,房間面積頗大,還有長梳化呢,窗外有大大個湖景,可惜天氣不好!最特別的是這間酒店特別張貼了告示,請大家不要穿浴衣去食飯,只可用於房中和去浸溫泉,而浸溫泉請有專用電梯。晚餐是自助餐,食物算比較精緻,有燒牛肉之類,大家都乖乖的沒有穿浴衣。我們估計這間酒店想擺脫傳統溫泉酒店老餅形像,走年輕人新派格調,而旅館中的確不多見老人家。溫泉方面,設備是齊全的,但溫泉大則大矣,但沒有太大特色,這一晚二人一泊二食連稅26600円,是全程最貴的一晚。

屈斜路プリンスホテル

雖然屈斜路プリンスホテル想走較新派路線,但房間布局比較舊式。

屈斜路プリンスホテル

不過房間真的很大,窗外就是屈斜路湖。還有張長梳化。

屈斜路プリンスホテル

晚餐繼續自助餐,食物選擇夠多。

屈斜路プリンスホテル

這個燒牛肉不錯呀!

屈斜路プリンスホテル

甜品有軟雪糕。

是日天災人禍:

.颱風襲來前夕,要換酒店避風。

.行程亦因此大改,將兩日遊根室一帶的行程大濃縮,只玩4-5小時,前後各加兩個半小時車程。

.晚上老公發現漏了notebook火牛在酒店,電腦斷電,我亦「少少地」漏了支原子筆。

 

屈斜路プリンスホテル

北海道川上郡弟子屈町屈斜路温泉

015-484-2111

北方領土館

標津郡標津町北2条東1丁目1-14

0153-82-2422

MC:448 886 219*77

風蓮湖

道の駅 スワン44ねむろ

根室市酪陽1

0153-25-3055

MC:734 353 063*64

珸瑶瑁邮便局

北海道根室市珸瑤瑁1-43-1

納沙布岬

根室市納沙布

952 158 792*32

北方館 望鄉の家

根室市納沙布岬36-6

0153-28-3277

岬の駅

北海道根室市納沙布36-7

090-2699-5291

東根室駅

MC:423 552 484*67

花咲灯台車石

MC:423 401 007*25


歡迎留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